“果然是你!”赖晴柔刷的一声站起来。

尽管心中已经有了准备,但真正见到的时候,心中还是充满了震惊。

杜若飞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郑重的神色,对高维岳道:“剑宗弟子杜若飞,见过剑圣传人!”

“不群兄,搞得这么严肃干什么?”高维岳笑道。

“按照以往的规矩,剑宗与剑圣传人,每一代都要进行公平比试。我们这一次下山,便是想要寻找高兄你,一较高低!”

高维岳摇头:“你们不是我的对手!不用比了,结果没有什么悬念。”

“好大的口气,未免有些太瞧不起人了吧?没有比过,又怎能知道?”赖晴柔怒声道。

“看战绩便可。你们先去找个地榜单挑,打赢了再来跟我比试也不迟。否则一个个没完没了的,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你们瞎胡闹!”

“推三脱四,避而不战,你莫非是怕了我们吗?”赖晴柔以言语相激。

“你们剑宗家大业大,几百个弟子,总不可能一个个都要找我比试吧?前面顾星寒和冷夜魂都跟我比过了,难道还不够吗?”

赖晴柔还想要继续争辩,却被古万凿打断,道:“比试的事情先搁置在一边吧。这次前来找高少侠,主要便是想请你帮一个忙。”

“什么忙?跟柳知府的案子有关?”

“高少侠料事如神!”古万凿点头,“没错,久闻高少侠拥有特殊的手段,可以感应到敌人的踪迹,不知能否协助我们破案?”

“我不是你们六扇门的人,为何要帮助你们破案?”

“若是能帮我们破案,便能得到六扇门的友谊!像之前江湖上人人都想抢夺七星龙渊的事情,基本上就不会发生了。”古万凿道。

“空头支票!”高维岳冷哼一声。

“什么是支票?”他们不解。

高维岳并没有解答,道:“你觉得我需要你们来作为后台吗?”

“这个嘛......”古万凿心中犯难。

作为剑圣传人,有天极剑圣作为后台,就已经够硬的了,确实不太需要六扇门的支持。

“多一个朋友,总归是多一条路嘛。我们不是作为后台,而是作为朋友!”

“这话说得太虚了,没一点实际的好处,也就骗骗小孩子吧。”

“不知高少侠有什么条件?但说无妨!”

“也不是不能帮你们。只是我每发一次功,都要消耗大量的元气啊,这代价非常大!”高维岳一脸严肃地说道。

“情报上面貌似没听说有这么严重啊。”古万凿心中暗暗嘀咕。

“这样吧,你也知道我是练剑的,只要拿出几本绝世剑法来给我参考一下,那我便帮你们一次。”高维岳狮子大开口。

“几本绝世剑法!”几人脸色如土,你还真敢漫天要价啊,知道绝世剑法是什么价值吗?

一本也就算了,你还要好几本?

“此事事关重大,我恐怕要禀报给上头,才能决断。”古万凿苦笑一声。

“无妨,我还等得起,这段时间将会呆在这附近,你们随时可以来找我。”高维岳摆了摆手。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告退了!”古万凿站起身来。

“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找机会挑战你的!”赖晴柔一脸不服输的表情。

..........

走出门外,古万凿当即先行离去,显然是打算将此事禀报给六扇门的领导知道。

“这次若非古先生的推断,我们无论如何也发现不了高维岳竟然就是滑稽先生,光明正大地潜伏在我们眼皮底下!”杜若飞感叹一声。

“哼,就算没有古万凿,我也迟早能够发现他的真实身份!”赖晴柔冷哼一声,对于自己的智慧十分自信。

“但是你之前说过,滑稽先生没有剑圣传人气度啊,反而还觉得他很猥琐呢。”杜若飞取笑道。

“你懂什么?气质是主观印象!随时都可能会改变!我现在倒觉得这家伙表面看似猥琐,实际上还是有点气度的,换了一袭青衫之后,貌似有点小小的帅气!”

杜若飞撇了撇嘴,这态度可变得真快啊,知道对方是剑圣传人,立即就不觉得猥琐了,摇身一变就成为一个翩翩佳公子。

不过这也属正常,名气就是这么一种诡异的东西,能够迅速地扭转别人看法。

就比如一副画,如果是某个不知名人物画的,肯定会引来许多人的评头论足,从中挑出各种毛病来。

但如果事先知道这画是某个大师画的,那立即就会变成各种赞誉之声,即使有什么画得不好或者是不合理的地方,也会被人以各种理由来进行解释。

高维岳当然还远远没有达到大师级的程度,然而剑圣传人的名头天然就具有莫大的影响力,每一代天极剑圣都是世间的绝顶高手,这一代更是远超平常,年纪轻轻连地榜都打赢了一片。

当然,这也并不代表赖晴柔畏惧于高维岳的名声,作为剑客,最重要的是有一颗一往无前的剑心。

赖晴柔知道高维岳非常厉害,却也不会轻易认输。

“嗯......即使现在输了,也只是暂时的,未来我也一定能超越他。”赖晴柔心中想道。

今天确实不是一个比试的好日子,来得太仓促了一些,而且旁边也没有大人物见证,说出去也无人相信。

以往剑宗与剑圣一脉相争,总归是有个前辈在场的,公平较量,数百年来从未有过例外。

剑宗能够发展到如今的这个地步,数百年来长盛不衰,与他们的行事作风也有很大关系。

光明磊落,公平竞争,具有剑客的一切素质,绝不会动摇自身的根基。

在剑宗看来,剑圣一脉虽强,但终究只有一个人,并不构成太大的威胁。

他们将剑圣一脉当成了磨剑石,不一定能够磨得过对方,却能越磨越利!每一代的剑宗宗主实力都不弱,皆是竞争带来的效果。

古万凿返回六扇门分部禀报今天发生的事情,并且将高维岳的条件也一并说出来。

果不其然,坐镇于分部的那位大捕头直截了当地拒绝了,一本绝世剑法都不可能,更别说好几本。

而且更重要的是,谁也不知道高维岳的方法能不能找到凶手,若是到时找不到凶手,白忙活一场,那岂不是亏大了?

“我们六扇门办案,何须如此倚仗别人?我还真不信了,那凶手莫非还有通天之能,可以在我们眼皮底下接二连三地杀人!”大捕头苏照水怒声道。

“头儿,案子可以慢慢破,但是那些昏迷不醒的人,恐怕就拖不了太久了,这也是无可奈何啊。”古万凿苦笑一声。

就算你半年之后破了案,到时柳家的千金小姐早就死翘翘了,那还有什么用?甚至于柳知府还要记恨上他们六扇门,把女儿之死的责任算一部分在他们头上。

“我亲自出马!”苏照水站起身来。

“你又不是宗师,亲自出马也没多大区别。”古万凿小声嘀咕。

苏照水的实力堪比地榜强者,不过地榜并没有将他的名字录进去。这属于朝廷机密,当然需要遮掩一番。

这事情对朝廷来说非常简单,毕竟天榜和地榜都是朝廷弄出来的,自家六扇门的人全部都不会出现在榜单上。

名字虽然未列地榜,但没有人敢小瞧苏照水,六扇门的六位大捕头都是实力非凡之辈,深不可测,即使不到宗师级,也差不了多远了。

六位大捕头之上,还有一位总捕头,那才是真正的宗师,也是大乾皇朝镇国七柱之一。

当然,目前的这件案子,似乎不是战斗力能够解决的。

毕竟连对方人都找不到,战斗力再强又有什么用?

“我已经派人去请毒手罗悬了,看时间也应该差不多到达了。”苏照水道。

六扇门里面也不全都是捕头,也有许多招揽来的江湖人士,各种奇人异士、三教九流都有,以应对各种局面。

这些江湖人都是朝廷的供奉,享受着许多好处,只是偶尔才会出来做任务,福利待遇非常丰厚。

像这毒手罗悬便这样的人物,战斗力未必有多么强横,手段却是诡异之极,用毒的功夫简直出神入化,想必应该可以找得出凶手。

“那便让毒手罗悬试一试吧!”古万凿心中松了一口气,希望罗悬能对那沉香盅有办法吧。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