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老刀连这些骑士胸甲上的花纹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可是他依然没有下令攻击,而是令身边的亲兵吹响了牛角号。

雄浑苍凉的号角声响起,整个临海关内外都听得清清楚楚。蛊雕骑军前军将领听到这声号角声,心头忽然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老刀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就在号角声响起的同时,忽然从前方骑兵中间拱起无数土包,然后这些土包裂开之后,从里面冲出数百只体型硕大的大地之熊。

这些家伙清一色的玄品以上境界,其中领头的十多头更是达到了地品境界!尤其有一头体型最大的大地之熊最为惹眼,赫然达到了地品中期,身上土系天赋凝结的岩石铠甲闪着花岗岩般的光泽,一看就很有安全感,这个大家伙就是周瑶的妞妞!

上回和一群蛮兽兄弟在雪地上玩过一回打地鼠,让这头大熊记忆尤深,经常回味着那个场景。今天得到命令,给它一个机会再来一场,而且是带着一群大地之熊一起来,妞妞兴奋极了,觉得这回一定要好好表现,将打地鼠游戏玩出花样来!

大军队伍中忽然钻出这么多的蛮兽,引起了一阵惊慌和骚动,原本再次冲锋起来的骑兵队伍,因为这突然的变故而出现了混乱。

这些大地熊王的本命天赋就是土系,所以对于土地就像是自己的家一样熟悉,它们躲藏在泥土里面,甚至会比那些藤蔓还要难被发现。

关键是这些家伙体型巨大,它们从泥土中钻了出来,在地上留下一个个巨大幽深的坑洞,这可就害苦了这些蛊雕骑兵。

大伙冲得正高兴呢,原本花费很大力气清除地上的积雪,为的就是这个时候能够尽情的奔跑,可是刚才清除积雪的时候没有发现地上有这么多的坑洞啊,这时候突然冒出这么多的大坑,这不坑死人吗!

于是,刚才藤蔓造成的热闹场景再次出现,而且因为这次妞妞它们是出现在大军中心,造成的摔跤场面更加壮观。

尤其令那些蛊雕骑兵愤怒的是,这群无耻的大熊看似憨憨傻傻,可是一个个贼精贼精的,在地上到处打洞,时不时从他们身边突然冒出一个大洞来,然后探出脑袋朝他们打个招呼,接着又消失不见。

前面的人刹不住车,后面的人不明情况还在往前冲,而地下的数百只大地之熊还在欢快地打着地洞,地面几乎成了空的呀!

如此规模的骑兵同时冲锋,地下又被掏空,后果......

蛊雕骑兵的前军统领欲哭无泪,他的坐骑刚刚一脚踏空摔断了腿,还好他反应快没有步了那些手下的后尘。可是看到大军之中大声哀嚎的蛊雕和骑兵将士,他恨不得将这些奸贼狡猾的大地之熊碎尸万段!

可是妞妞玩得正兴起,蒲扇大的手掌到处乱摸,害得蛊雕四处闪躲,就差喊非礼了。那些大地之熊也是有样学样,出来混就要紧跟着老大的步伐,既然妞妞老大都朝这些蛊雕伸出了咸猪手,那作为小弟的自然也得紧随其后呀!

前锋队伍里面那叫一个鸡飞狗跳,蛊雕骑士们胆颤心惊地看着地面,天知道这些诡诈的大熊会从哪个地方钻出来,紧紧握住手里的武器,准备等那些大家伙从土里面冒出头来,就给它们一记狠的!

于是打地鼠的游戏正式开始了,只是这些“地鼠”有些大。

只是似乎这个打地鼠的游戏有些变了味,打的人没有感到丝毫的快乐,而被打的地鼠反而显得凶猛无比,在地下随意出没,给这支骑兵前锋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尤其是妞妞,它那一熊掌下来,蛊雕骑士连同坐骑一起都会被拍成肉泥,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地。而这些蛊雕骑士手中的兵器打在它的身上和挠痒痒没有什么区别,花岗岩般的石化皮肤上只留下一些浅浅的划痕而已。

地面上到处都是深坑,还有不少的地方被骑兵给踩塌陷了,原本还算是平整的地面,此时看起来跟狗啃了似的,坑坑洼洼凹凸不平,无数坑道纵横交错,蛊雕骑兵难以前行。

正当妞妞它们玩得正欢的时候,忽然从骑兵队伍后面飞速掠过几道白影,五名白袍祭祀虚化身体飘在空中,口中念念有词朝着泥土之中的大地之熊们双袖一挥。

顿时,从泥土中传来妞妞它们又惊又怒的吼叫声,从坑道中隐约可以见到,无数只五毒在泥土中到处乱爬,朝着地下的大地之熊又撕又咬。

奇怪的是,这些五毒的牙齿似乎专门克制妞妞它们的石化皮肤,它们岩石一般的坚硬皮肤根本挡不住这些五毒虫子的撕咬,不一会工夫就被咬得遍体鳞伤。

老刀站在城楼上一直留心察看着战场的动向,见到白袍祭祀出现的第一时间,他就已经命令亲兵鸣金,让周瑶她们赶紧召回那些大地之熊。

这些白袍祭祀手段诡异,胆敢前来必然是有手段能够对付妞妞它们,果然,这些白袍祭祀一来,妞妞它们就陷入了困境。

幸亏老刀即使下令撤退,这些大地之熊接到了主人的命令之后,再也顾不得非礼那些蛊雕,急忙钻进大地深处,摆脱那些可恶的虫子返回临海城中。

不过,经过妞妞它们这么一闹,蛊雕前锋一万余人如今还有战斗力的不足三成,前锋将领自己的坐骑都成了残疾,躺在地上伸着一双断腿,还想要站起来,可是已经无能为力。

还没有和对方正式交手呢,就被一群莫名其妙的宠兽给收拾了,而且是很惨的那种!损失的不仅是将士,更挫败了自己这方的气势!

与之相反的是不远处临海关上的黑旗军将士,自己这边没有损失一兵一卒,就让对方的骑兵前锋损失惨重,站在城墙上大声地欢呼起来。

“哎,那个领头的,你咋不嚣张了呢?刚才就数你跑得快,现在咋不跑了?”

“你也不瞧瞧,他的那只鸟坐骑的腿都断了,还跑个屁呀,哈哈哈哈!”

“据说那玩意叫蛊雕,凶猛着呢!”

“什么蛊雕,不就是一只大一些的扁毛畜生么,我看也许是回春谷的母鸡出轨了,瞧那样,像不像一只鸡?”

“我警告你啊,别埋汰母鸡听到没,我天天吃鸡蛋当早餐,你这一说让我明天怎么下咽?看那玩意,十有**和鸵鸟有亲戚关系!”

“哎,乱,太乱!这都不知道它们爹娘是谁了,它们回春谷都是私生活如此糜烂的么?”

城墙上一群粗野汉子指着蛊雕评头论足,充分发挥了他们的想象,想要对蛊雕的身世刨根问底,大有让蛊雕认祖归宗的架势。

喜欢蛮兽骑兵请大家收藏:()蛮兽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