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考官可不是简简单单的考官那么简单,他还是这次医学比赛的总主办方,也是他提议要主办这次比赛,所以对于现场发生的一切来说,他是最有发言权的。

果然当考官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在场所有的同学都安静了下来,当然了还是有一些窃窃私语的声音,但是都可以忽略不计。

可是依旧是刚刚那位女参赛者,似乎见不得桑竺有任何可以表现的机会,听到考官竟然同意了桑竺所说的,一张脸顿时就变得狠毒起来。

只看见女参赛者狠狠地一甩衣袖直接站在这个主持公道的考官面前,脸色狰狞。

“考官大人,你这么说,我们就不服气了!我们这么大的医院的医生都说了,病人已经到了无力回天的地步,你凭什么相信一个别的国家的人呢?就算是这位病人真的无力回天了,那我们也不应该让别人去糟蹋他,这是对人的一种不尊重。再说了,我们西医都没办法解决的心脏病,一个中医难道靠敷草药吗?这是内部疾病,又不是外伤,你觉得敷草药有用吗?”

听着这个女参赛者噼里啪啦的一通话,桑竺站在旁边愣是想笑了……有时候她甚至有些怀疑这女的到底什么来头,实在是有些太嚣张跋扈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个比赛是为她一个人举办的。

就在桑竺那跟这个女参赛者说一下自己的理由时,旁边那个凝眸皱眉的考官,那严肃暗沉的声音再一次在医院响了起来。

“这个事情,我已经决定了,既然桑竺有把握可以治好翻译的心脏病为什么不试试?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死吗?难道这就是你们学医的医德?竟然还用上了糟蹋两个字,我看你们这么多年的行医之路是白学的……为一名医生最重要的是什么?病人最大,不管什么原因,治病救人才是最重要的。”

看着考官是真的生气了,女参赛者终于不敢继续说话了。只是自己一个人暗自握紧拳头在那里咬着牙生闷气。

而桑竺看着女参赛者那哑口无言,吃瘪的样子,心里别提有多么痛快了。因为作为不管在任何职业上,说话都要三思而后行,像这样的女参赛者,迟早也得败在一张嘴上。

而且对于陷害自己的人,桑竺从来不会心软,只看见直接走到了女参赛者面前,脸色也是难得的严肃。

“对了,我想告诉你的是,你少在这里自以为是,你以为我只是一个中医吗?忘了告诉你,我还是一名很合适的西医,所以做手术这样的事情,我也是特别擅长的给人开刀手术,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桑竺这个话一说出来,就只看见这位女参赛者整张脸就跟变色龙似的,青一阵,白一阵红一下,而且她一直咬着牙,看样子是气到极点了,但是又无法说些什么。

而桑竺看到对方这样,已经很满意了,所以抿嘴微微一笑,没等女参赛者把话说出来,桑竺直接留给对方一个背影。

“既然确定由我给这位翻译官做手术的话,那就麻烦大家相互配合。其实我们现在要准备的东西手术室里面应该有,然后就是需要两个打下手的,相关的检查刚刚医生也都给做了,所以我们现在应该是立即可以手术了。”

考官算是最配合的了,听到桑竺说需要两名打下手的,立即就让这些一起比赛医学生去给桑竺打下手。

而桑竺看出来了,翻译者是因为心脏功能衰竭了,但是在这个年代,很多医生就只晓得这样的情况,除了移植心脏,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关键是现在移植心脏,他们也是没有这个技术,更找不到心脏源,所以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就干脆直接放弃。

但是桑竺不一样,她会心脏搭桥手术,所以在手术室一顿高操作,周围这些给桑竺打下手的人都觉得满满的不可思议。

这个心脏手术做了整整三四个小时,等在手术室外面的那些一起过来的参赛者,还有考官,以及主办方一个个都着急的跟个什么似得……

其他参赛者是整个想要看桑竺的笑话,可考官跟主办方肯定是希望桑竺能够成功的,因为如果真的出问题了。虽然说表面上没多大关系,但是他们这些人肯定还是要给家属一个说法。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终于等到手术室上面的红灯熄灭了,让等在手术室门外的这些人一下子就站起身来了。

尤其是那个主动担责的考官,看见手术室的门打开之后,第一个冲到了桑竺的面前。

“手术情况怎么样了?”虽然已经尽力克制了自己的情绪,但是还是能够听出考官的那种着急。

而桑竺一个人完成了一个这么高难度的心脏手术,要说不累的话肯定是假的,所以桑竺在回答考官的时候都有些有气无力的。

“手术进行的还是相当顺利的,毕竟我们抢救的还算是比较及时,只是之后可千万不能受累了,因为这个翻译官的现象已经到了负荷了,现在我只是给他安了一个可以让血液更快流通的管道,这样就可以给其他管道还有心脏减少负担,只不过一定要注意休息,只要保养好了,平时的生活是完全正常的。”

听完桑竺说完之后,在场的所有医生,包括在这个医院的医生都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所有人都等在病房外,都想看看桑竺说的是不是真的,病人真的可以在短时间内醒过来。

说没有想到的是,只是等了三四个小时,就有护士兴冲冲的跑出来说病人已经苏醒。当时桑竺瞬间就露出了一抹微笑,然后直接看向了比赛的考官。

“既然手术已经成功了,那我可以有补考的机会了吗?”

谁知道考官却直接摇头,让桑竺一下子苦着脸,刚想询问为什么的时候,考官就突然大笑起来。

“完全不需要补考,从刚刚一系列的表现,发现病情的临危不乱,淡定从容地完成了手术,这一切足以说明你的医术已经很高超了,毕竟刚刚这么多比赛的人,只有你可以。”

在医院里解决好事情之后,再一次回到比赛的现场,最终宣布了桑竺成为这次医学大赛的冠军。

主考官,也就是刚刚那名替桑竺说话的人,真的是无比的兴奋,“我们恭喜桑竺小姐,对了,这次大赛的奖励,也十分的诱人!可以在全国最有名的医学院当教授,可想而知,这待遇自然是不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