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第一次听说,哪有这些奇奇怪怪的说法。"

夏宇为了避免尴尬,自然不会承认刚刚看到她隐秘的小礼物,但他确实没想到,韩秋柔居然是这种风格的女孩。

表面高冷成熟,工作认真干练,内心却住着一个小公主?

打开药箱,看到要跌打肿痛的白药水。夏宇点头道:"就是这药,但我建议你先洗澡再涂药,否则涂了你就不能洗澡了。"

"哦,行...."

她犹豫了下,不自在的点点头。

夏宇看出她想什么,确实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让人家去洗澡不方便。

"那我先回去了,你小心些,洗完自己涂一下药就好了。"

"哎,你就回去了?"

她急忙叫道,有些不舍,似乎并不想那么快和夏宇分开。

"我不是怕你不方便嘛。"夏宇干笑道。

"没什么不方便的。都把你请来了,还担心什么。"韩秋柔红着脸道:"再说你不怕等会我摔倒了呀。"

"行,那...你去吧,我看会电视,有什么事再叫我。"

她点点头,一瘸一拐的朝房间走去。

夏宇无聊的看着电视,时不时的看着手机,孙燕妮又发信息过来催问。到底什么时候回去,还有半个月特种大赛就要开始了。

夏宇只能遗憾的告诉他,家里有事实在走不开,只能等她比完大赛,回去继续教她了。

这女人还挺倔强,追根问底,夏宇无奈告诉她父亲去世,家里还有很多后事要办,她才作罢,还安慰了他几句。

看着手机,不知为何忽然想起了林雨晴,她的号码还待在手机里。

登入直播平台,看到她这位大主播的状态,已经停止更新很久了,而且她的社交平台,也是停留在很久之前。

"也不知她怎么样了。"

不可否认。夏宇有些想她了,虽然痛恨她的背叛,可两人之间还是有很多美好的时刻,印在脑海里抹不去。

原本她是多么好的女孩,单纯善良,或许随着她事业的提升,环境改变了她吧。

如今想起来,夏宇释然了不少。

"罢了,过去的就过去了,偶尔回忆一下挺好的。"

"夏宇....."

这时,韩秋柔走了出来,她已经洗好换上了一套黑色睡裙,露出修长的白腿,肌肤上还有些许的水珠,如出水芙蓉般,在这种场景下,不禁让夏宇看呆了。

她真的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不输给林雨晴和苏子瑜江美。

夏宇稳住心神,镇定道:"洗好了,那涂药吧。"

"好....."

韩秋柔有注意到他的异样。尤其刚刚他看自己的眼神,不难看出被吸引了。

暗暗窃喜,看来自己是能吸引他的。但也正常,对于这点她是十分自信的。毕竟那么多年,她从不缺少追求者。

她坐到一边,拿着药水和棉签,小心翼翼的把脚放到椅子上。

那细长嫩白的脚丫子。都显得格外的诱惑。

夏宇赶紧移开目光,暗暗掐醒自己,有些后悔刚刚没走了,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嘛。

"啧...."

韩秋柔闷哼一声,拿着棉签的手微微发抖,伤口太疼了。

见状强行平静下来,抛开那些杂乱的念头:"需要帮忙吗?"

"麻烦了...."

她疼得紧皱眉头。

夏宇没有多想,直接走过去,接过药水棉签,轻轻的在她脚踝涂着。

"为什么你涂那么舒服,我涂那么痛。"

她靠在沙发紧皱的眉头舒缓下来。

"这玩意也有技巧的嘛。"夏宇笑了笑:"放轻松,别紧张。"

"哦...."

她淡淡应了一声。

刚平静下来。可看着夏宇认真的给自己涂药,显得格外的有魅力。

"其实你是个好男人,为什么会被抛弃?"

她暗暗想着,心里被什么东西触动般。十分感动。

"好了,明天应该会好一点。"

夏宇放下药水,抬头看着她说道。

"哦,谢谢你。"

她红着脸,可心底有股冲动,不由自主的凑过去,一口亲到夏宇脸颊上。

夏宇僵住原地,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她。

她脸蛋更红了。心跳紧张,却又很期待。

见夏宇无动于衷,又凑了过去。

"夏宇,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话音刚落。她主动堵住了夏宇的嘴,她从未想过儿时娃娃亲的对象,缘分把他送了回来。

她清楚自己不能错过,所以做了最有勇气的决定,主动表白。

夏宇脑子一片空白,可很快就被感染了,轻轻的搂住她。

两人纠缠着,正火热时。夏宇猛地被惊醒,像是忽然间被泼了一头冷水,推开韩秋柔。

"秋...秋柔,不行。这样会出事的。"

"我...我先走了,有事再打我电话。"

言罢,他慌张的落荒而逃。

韩秋柔傻在当场,脸蛋火辣辣的发烫,刚刚发生的事,其实就在冲动的一念之间,所以有种梦幻般,令人难以置信。

"我....我怎么了。"

她揉着自己的脸,心跳特别快。

没一会,她不禁笑出声,想到夏宇刚刚仓皇而逃的模样。

"他是害羞吗?怎么跑得那么快。"

"没看出来,一个离过婚的男人,居然还会如此紧张。"

她压根没想到,夏宇是紧张,其实并不是。

回到车里,夏宇急忙点上根烟。使自己快速平静下来。

刚刚发生的事,确实出乎意料,好在他够理智,否则真有可能犯错误了。

韩秋柔是个好女孩。很清楚自己配不上她,像他这种感情极度失败的男人,只适合单身。

而且,江美心中还晾在那里。不知怎么面对才好呢。

虽然她表现得很潇洒,似乎看得很开,从未给自己压力。

可那晚两人毕竟还是发生了关系,他们心里都很清楚这点,只是彼此故作糊涂罢了。

"还好及时刹车了。"

夏宇感到万幸,就是苦了这身体,怪难受的。

抽完根烟,彻底冷静下来,夏宇才发动车子离开。

然而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