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我改天给你们做辣椒酱邮寄给你们。我会做。”幽暗中的女孩开口了。“这个小胖子一定喜欢。”

这样的话题,令方汀和雨薇都倍感吃惊。并且男生们似乎也看不出什么反应,没有基本礼貌地感谢,也没有客套地拒绝。

雨薇和方汀屏气凝神,听着女孩的话。以女孩的态度来看,她似乎从第一时间就没打算和这两个突然加入的女人有任何交流,而是一直在默默地冷静地观察着什么。

突然,她身边的一个男孩开口了,是刚刚尬聊如何用最好少的钱租到一个可以和妹子合租的房子的话题,并且众人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开了很多低端玩笑。

“怕不会晚上被当苦力吧“

这句话雨薇听懂了。她感到一阵噁心。莫名奇妙的yy,并且所有人包括两个幽暗角落的女生都从容接受以及调侃丝毫不觉得被冒犯,雨薇感觉十分不舒服。

然而见方汀依旧沉浸在和另外两个人的聊天快乐的氛围中,她没好意思立马叫起她走人。

“真的啊,天啊,这小鸟就正飞着,然后从你头上掉下来了?”方汀震惊地看着男孩的手机屏幕。几个人哈哈大笑,开了一些玩笑。看见方汀那么开心,雨薇也笑了起来。而几个男生围着她则是殷勤极了。他们小心翼翼地与方汀对话,逗她开心,雨薇也不时地跟着笑了起来。

“以后不要邀请不是群里的人进来了。一进来,群的味道都变了。”讨论房租的男孩突然开口,大家顿时沉默。雨薇和方汀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啊,是不是我们打扰了“方汀感到惊讶又尴尬,连忙说道。她感到了一阵莫名的恶意。

“唉,死直男,乱说话。有妹子不错了,还什么有关无关的。”一个男生连忙解围。

“我不在乎妹子不妹子的。”刚刚语气强硬无礼的男生再次开口了。

几个男生也跟着附和,“直男直男,没办法。别管他。好不容易来了两个漂亮妹子,千万别吓跑了。”

“这群主我不当了!”突然一直在幽暗中观察着的女孩开口了,“把妹子都吓得要走了,来,你们来。你来当。”说着,随意指了一个人。

“行啊。那你操作一下转让管理权就可以。”男孩说道。

“哎呀,说什么呢,又是一个死直男,就没有弯的吗?快点闭嘴!”京腔男孩突然开口了,“群宠做得挺好的。不需要转让。”

方汀看了看雨薇,两人这才明白,原来她们的出现,抢了这个外表平庸没有任何有趣谈资的女孩的风头。在她们两个来之前,这个女孩是群宠,而身边唯一容得下的同性,则是身材矮胖可以衬托自己并且毫无威胁的女孩。

原来这已经是一个固若金汤的小生态环境。而女孩则是驾轻就熟地利用租房男在赶人了。

雨薇好奇地看了看方汀,原本打算站起身来的她突然坐下了。一撸袖子,露出了腕表。抱着双肘,不再像之前那样,小心翼翼地遮掩自己的身份以及维护这些人莫名奇妙一击即碎的自尊心。

“哇噻,土豪土豪!”一个男孩看见了雨薇手腕上的钻石腕表,突然大叫。“我不想努力了。我想吃软饭。”

这又令雨薇大吃一惊。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沟通语言,总是以奇奇怪怪的姿态冒犯着别人。

“我也想吃软饭。”

“我也想吃软饭。”

他们开始完全一致地重复,令雨薇十分迷惑。

“唉,年少不知软饭香,错把青春插稻秧。”

众人大笑了起来。

雨薇完全不懂这些笑点在哪里,她感觉自己像是坠入了一个完全未知的世界。

“你们别吓到人家!”一个男孩突然开口了。算是人群中稍显体面和正常的。

雨薇反倒索性看戏看到底了。

“这里聊天,是有什么禁忌吗?如果有,请一定告诉我。”她小心翼翼地说道。

“啊,没有没有。大家都是闲聊。”

很快大家又热络了起来,方汀则是继续刚刚的话题,和一旁的几个男生聊的很开心。方汀就是一个很容易开心的人,她非常明确自己要什么,也非常清楚自己怎样才能开心,并且对五湖四海的奇闻逸事都很感兴趣。

“我们这里啊,一到秋天,别提多美了。”小胖子介绍道。

“哇噻。”方汀拿着手机,看着照片,不禁感叹。“大美啊!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她感叹道。

“以后你来这里旅游吧。”

“恩恩。一定去。”她已经身未动,心已远了。

“小乐乐怎么还没来?”一个人抱怨道。

“小乐乐?”方汀像是突然被唤起了什么遥远的回忆,寻声看着刚刚说话的男孩。

“对啊。他啊,一定是你们喜欢的类型。长得非常帅,阳光。”男孩补充,“而且也是你们这里人哦!”

方汀心想,世界不会那么小吧,难道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小乐乐?

不过很快,她又投入到了无厘头的聊天当中。

果不其然,愉快没有保持太久。

高个子男孩发表了些言论攻击宗教。“那些人啊,很乱的。乱-交。”

方汀瞬间感觉听不下去了。

“不要这样评论宗教。”她回答。

然而男孩并没有停止,而是滔滔不绝说了很多不堪入耳的关于宗教的话题。

“我不听了。”方汀直截了当地说道。

男孩则是更加来劲了,完全不顾对方对于这个话题的反感。这令他原本有的一点比在座其他男孩有优势的身高完全失去了魅力。

相反倒是一个比较成熟一点的男孩突然开口了,“你忍耐一下,晚风比较中二。”

他们都有这种类似的艺名。并且好不尴尬地互相称呼着。

“你才中二呢。我说的都是真的。有报道。”男孩依旧滔滔不绝,又说了一些关于童妻的话题,他似乎对于这类新闻尤为关注。

“你们相信有些女人,看起来像是二十岁,实际上已经三十岁了吗?”突然一个人突兀地开口,令气氛再度紧张。

很显然,这里只有四个女人。而年龄最有可能三十岁的,只有雨薇一人。并且她戴着钻石手表,这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二十岁女孩的装备。

雨薇感到了深深的,莫名奇妙的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