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眼的剑芒刺的众人无法直视,张丹丹单手遮住眼睛,低声询问着凌一的情况。

勉强撑起身子,梦络无心回应张丹丹,只想着重回战场。

之前与赵阳的决战已经让她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再加上生死边缘之际的“浴火涅槃”……梦络此时的战力早已不及全盛状态下的十分之一。

单手按住梦络的肩膀,张丹丹扭头示意她不要冲动。

虽然她并不了解这些轮回强者们的“能力上限”究竟会有多高,但此时梦络的状态早已大不如前,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他状态不对。”

望着蓝光中的消瘦身影,梦络低声提醒道:“那小子身上……死气很重。”

“死气?”

“就是生命消逝的前兆。”

梦络轻簇眉头,说道:“从刚刚开始,他的身体状态就有明显下降,如今已是达到濒死边缘。”

“你能……预见死亡?”

张丹丹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身边的少女:“你没骗我?”

“嗯。”

梦络稍稍眯起眼睛,冷漠道:“生命消逝的迹象,一般都会在灵长类生物的寿终之际出现……但也有特殊情况,比如说某类突发性的疾病,或者是某种禁忌术法留下的后遗症,都会提前让寄体出现死亡征兆。”

“那,那你快去帮帮他……凌一不能死!”

连忙拿开小手,张丹丹面露惧色,仿佛眼前这名少女才是真正的妖怪。

抬头望向张丹丹,见对方慌乱着移开目光,梦络这才冷哼一声往裂口怪物的方向走去。

……

“以夜辉之名,燃星空之志!”

鬼武蓝夜的力量已经被完全解放,凌一眼中血丝跳动,枯树一般的手臂死死拉着长剑,准备发动最后一击!

待所有强光全部消散,原本静如止水的剑体上开始浮现出一层如水纹般流转的蓝色薄膜!

蓄力完成,凌一手持鬼武,剑路逆行,只剩一道蓝芒依旧滞留在空中,如同彩虹一般久久不肯泯灭!

单手全力摆出,蓝夜长剑发出阵阵嗡鸣,在接触怪物的瞬间爆发出洪流般的冲击波!

“嘶……!”

剑芒所过之处,漫天白色烟雾如蒸汽一般不断升腾!

“啊!”

伴随着沉闷的惊叫声,蓝夜划过圆弧,强横的冲击波如同下山野兽一般四下乱串,直将大厅地面扫出无数沟壑!

一剑斩过,万物归于平静!

靠着墙壁,凌一的衣衫已经被汗水浸透,他无力地滑倒在地上,眼中世界开始变得模糊不清。

漫天蓝芒渐消,大厅重归黑暗,裂口怪物的上半身已然消失无踪!

没有一滴血液,一块碎肉……

“噗通!”

只剩下双腿和腹部,裂口怪物刚迈出一步,便沉沉地栽在地上!

“yuwang变体……”

小声呢喃着,凌一垂下头,再也无力睁开眼睛……

……

“凌一!”

看到同伴倒下,张丹丹一把丢掉机械臂,疯了一样朝他跑去!

“你……你……怎么会这样!”

不断地摇晃着凌一的身体,张丹丹泪如雨下。

若不是这身衣服,她根本就认不住眼前这位老人就是凌一!

原本的翩翩少年,怎么顷刻间就变成了老头!?

“醒醒啊,凌一!”

扶起已经昏死过去的老人,张丹丹艰难地往餐厅方向走着。

“他身体变得好轻……是因为梦络说过的,‘死气’的原因吗?”

由于凌一的脚伤,张丹丹之前也一直负责搀扶他……可即便只是半边身子,那时的凌一也比现在要重上许多!

两行清泪滑落,张丹丹只觉得自己好没用!

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她都只能作为一名看客,在大家身后进行着无用地祈祷!

“凌一,你说得对,我一定要变强……强到可以保护自己,保护大家!”

艰难地踏上宣讲台,张丹丹暗暗下定决心。

……

看到眼前这番景象,梦络停下脚步,心里不是滋味。

作为一名进阶轮回者,她能感受到凌一最后时刻所爆发出来的强大能量……

如同实质一般扑面而来的紧迫感和刹那间足以扭转乾坤的绝对力量……

凌一……

他比自己……不,甚至比很多进阶轮回者还要强!

“这就是,属于人类独有的潜力吗?”

恍惚间,梦络仿佛回到当初的诸神实验场地,各式各样的神殿摆在眼前,让还是孩子的她们忍不住发出欢呼!

“你们,都是神明的使者,是被上天选中的孩子……”

“进去吧……拥抱神明,接受恩赐!得到神的眷顾,成为神的使徒!”

“姐……我不想死……你别让我进去,我求你了,我不想进去……求求你!”

“我不要恩赐了……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放我出去吧……太疼了,呜……”

“妈妈,救我……爸……呜……我好痛苦……谁来救救我!”

“啊……”

孩子们声嘶力竭的哀嚎声撞进脑海,梦络瞬间惊醒!

一滴眼泪划过面颊,滴在地毯上发出“嘶嘶”的灼响!

黑暗的大厅中,凤袍少女孤零零地站在原地,默默地望着已经渐行渐远的……同伴。

“我会为你们报仇的……等我。”

握紧白嫩的拳头,梦络重新抬动脚步,准备离开。

刚前进两步,少女眉头一紧,她下意识地望向裂口怪物倒下的方向,表情突变。

“小心!”

身后好像有人惊呼,可张丹丹心中有事并未听的真切。

“什么?”

扶着凌一,张丹丹想要转身询问,想了想却又继续前行。

“咔!”

一道闪电击中教堂外面的大树,火光四起!

透过气窗外的光亮,张丹丹看到,一个肥胖的影子出现在身后!

惊恐中,女孩儿缓缓回头,只见裂口怪物不知何时竟是追了上来!

手臂和头颅都被凌一斩灭,此时的怪物只剩下两条大腿和露出半边牙齿的肚子,看起来尤为恐怖!

“啊!”

发出一声惊叫,张丹丹抛下凌一,转身就往餐厅大门里面跑!

“怪不得……他拼命也要用那种自损一千的招式……因为用杀死普通人类的方法根本就处理不掉它,必须连同细胞一并清除才有可能!”

梦络扬起翎扇,可微弱的火光却连照明都显得虚弱。

看到张丹丹独自逃走,梦络眼神转冷。

……

“血……血……”

怪物肚子上的嘴巴一开一合,吐出浑浊不清的声音。

“血!”

蹲下身体,怪物的大嘴轻轻蠕动着,想要将凌一整个吞进腹中。

疯跑着离开大厅,张丹丹躲在门后,单手捂着心口,剧烈的喘息着。

“怎么办……我……我不是故意的……”

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掉,张丹丹暗恨自己太过懦弱!

“明明……我刚还说要变强……明明……我没想丢下他的!”

“这不能怪我……是身体……身体不听使唤……”

偷偷打开门缝,张丹丹瞪大眼睛。

此时的怪物已经把凌一叼在嘴边,因为失去双手的原因,它想吃掉猎物也显得有些困难。

“凌一不能死……不能死……”

张丹丹嘴唇发白,不停地嘟囔着:“凌一死了,大家都会死……他不能死……不能死……”

咬着少年的手臂,怪物猛地向上一扔,随后将肚子完全打开,等待猎物掉进巨口。

“呀!”

千钧一发之际,西装胖子突然从宣讲台的另一侧冲出,他手持弯刀,直奔怪物的身后袭去!

“丑八怪,我跟你拼了!”

叫喊着,朱鼎脚一滑,竟是摔倒在地!

而那一刀,刚好插在怪物粗壮的小腿上!

一声嘶吼!

怪物吃痛,连连后退,而凌一也幸免遇难,转而落在地上。

刀身陷进怪物的**中,朱鼎趴在地上,大叫着:“快跑!”

擦掉眼泪,张丹丹冲出餐厅,一手拽着凌一,另外一只手去抓朱鼎的胳膊!

“别管我!”

朱鼎踉跄着起身,连推带送地将凌一塞进餐厅!

“老子他妈的跟你拼了……”

转过身,朱鼎有生之年从没像今天这样爷们儿过!

原本朱鼎趁乱已经绕到宣讲台后方,随后都能逃走……可当他看到梦络和凌一为了大家拼死战斗的时候,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之所以一直被人瞧不起,也许并不是因为实力差,而是因为太懦弱!

凌一衰老的过程,朱鼎都看在眼里。

即便已经成了那副样子,他却还在战斗,还在燃烧着生命!

梦络那个小姑娘,明知必死却不逃走……她明明可以逃掉的!

就连张丹丹都明白,要走一块走的道理……

活,每个人都想活,都想好好的活……可就算是活着,也要分场合,也要讲道理!

贪生怕死的,从来不是华夏人!

我,朱鼎,也是个爷们儿……也可以做个纯爷们儿!

“大哥,二哥,三哥……老四不中用,这就来陪你们了!”

迎着半身怪物,朱鼎眼角含泪,双腿也在打颤。

“今天……小爷朱鼎站在这里……”

带着泪腔,朱鼎拼了命的大吼道:“你他妈的就别想吃别人!”